云南大头鲤的“溃败”:激进的引入鲢鳙难度不是“引狼入室”?

【发布日期】:2022-08-01【查看次数】:

  1、大头鲤的没落。大头鲤,顾名思义是一种头部硕大的鲤鱼,原产自云南的星云湖和杞麓湖,是我国特有的稀有鱼种。大头鲤以蛋白质丰富、高脂肪,肉质鲜嫩著称,属于鱼中上品,曾数次被评为云南省“四大珍稀名贵鱼类”的称号。

  如今大头鲤的处境不容乐观,甚至略显尴尬。自2009年至2019年累积向星云湖放流了2.8万公斤大规格的大头鲤,但无一例外是大头鲤与其他鲤鱼杂交的品种,真正的纯种大头鲤已濒临灭绝。大头鲤到底发生了什么,以落得这般“田地”,本文带着这一问题,回顾一下大头鲤的前世今生。

  历史上的星海湖名声在外,源于它与抚仙湖的趣事,有“两湖相交鱼不往来”的奇妙经过。星云湖与抚仙湖相距1000米,由河流沟通,中间有名为“介鱼石”的巨石耸立。栖息在星云湖的大头鲤游到巨石旁边,随即掉头再游回星云湖;活跃在抚仙湖里的抗浪白鱼,遇到巨石也立即折回。千百年来,大头鲤与抗浪白鱼竟“老死不相往来”,无数专家、学者试图解释这一现象的原因,但总有人提出有力的反驳证据,至今还没有一种解释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可。

  过去的星云湖可谓是渔获资源富饶,其中的大头鲤也占据了不小的份额。资料显示1966年星云湖的鱼产量达到了33.5万公斤,大头鲤是3.3万公斤,占到了总产量的9.85%。线年以后,大头鱼的产量直线年星云湖的渔获总产量是10万公斤,大头鱼1000公斤,占比仅为1%;1986年大头鱼的占比更是降到了0.5%,以至于现在纯种的大头鲤已在星海湖绝迹。

  导致星海湖里的纯种大头鲤消失的原因,可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。这个时期星海湖里的大头鲤数量一度占据80%,比60年代还要高出相当大的比例。但为给人们供给更多的优质蛋白,各地将目光投向了湖泊里的鱼群,从1956年起陆续向星雨湖里投放了鲢、鳙、青、草等四大家鱼,特别是1961年大饥荒结束后,投放的鲢鳙数量成倍的递增。自此以后,大头鲤的数量开启了锐减模式。

  鲢鳙、草鱼以植物碎屑、藻类微生物为食物,而这恰恰与大头鲤的食物重叠,大量外来鱼种的加入,有限量食物的情况下,分给大头鲤的数量只能越来越少。更要命的是,草鱼大肆啃食水草,水草是大头鲤鱼卵的附着物,失去了产卵场所的大头鲤不得不将卵产在破废的渔网或浅滩上,意味着大量鱼卵最终无法孵化出幼苗。

  另外人们在向星雨湖引入鲢鳙时,意外掺入了鳑鲅、麦穗鱼、鰕虎鱼等小杂鱼。起初并没有引起渔业部门的注意,但正是这些不起眼的杂鱼,将大头鲤进一步推向了灭绝的深渊。麦穗鱼、鰕虎鱼这类杂鱼,体积小、繁殖能力强劲,主要摄食一些藻类、小鱼、小虫,尤其偏爱鱼卵。

  星海湖水质偏向富营养化,恰恰利于麦穗等杂鱼的繁殖,所以仅仅几年星海湖湖出现了成片密密麻麻的麦穗鱼、鳑鲏。这些杂鱼产卵期比大头鲤的产卵时间偏早一些,所以等到大头鲤刚产下鱼卵,随即成了刚成长起来、已具有摄食能力的麦穗、鳑鲏幼苗的口下之物。

  如果一味将大头鲤的消失,全部怪罪于外来鱼种的引入,而忽略了其他不利因素的影响,恐怕也不科学。80年代后,排放至星云湖的工业废水、污水增多,水体环境逐渐恶化。大头鲤是典型的中上水层的鱼种,对水质要求高、对环境变化的抵抗力弱。

  渔业部门曾做过实验,发现一旦水体变得浑浊或短暂脱离水面,大头鲤的活性瞬时降低,严重时直接死亡。另外正因为纯种的大头鲤大幅减少,价格却猛涨不止,滋生了一些偷捕大头鲤的现象。正是上述因素的作用下,纯种大头鲤最终走向了消亡。杞麓湖的纯种大头鲤在1983年也最终走向了绝迹。

  2、拯救大头鲤。大头鲤的快速减少,早已引起渔业部门的注意,为避免这一珍贵鱼种的消失,各项拯救措施陆续展开推进。1979年江川渔场首次实现了池塘人工繁育大头鲤;1988年大规格的大头鲤开始放流至星云湖,大头鲤产量呈现稳步增长的态势。

  鉴于当时的技术水明,人们仅从大头鱼的大致外观上判断繁育的成功,其实这时的大头鱼已是多种鲤鱼与大头鱼杂交的产物。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正是指出这一问题的关键,他们经过多年的跟踪、研究,证实了现在栖息在星云湖里的大头鱼都是杂交的后代。

  原来除去鲢鳙外,人们先后向星云湖引入了锦鲤、华南理、黑龙江的鲤鱼,这些鲤鱼与大头鲤混迹在星海湖或专门养殖大头鱼的鱼塘里,栖息、繁殖过程难免发生杂交。事实也是如此,云南省江川县建立的大头鲤繁育基地,所产生的大头鲤幼苗每年都会向星云湖放流,而这恰恰加剧了大头鱼的基因复杂性。所以恢复纯种大头鲤成了相关科研工作者的一个任务、难题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渔业部门在星海湖的旁边建立了大头鲤原种恢复基地。研究人员采用最为可靠的方案,先是根据纯种大头鲤的体型、特点,从数以万计的杂交后代大头鲤中择优选择,在头、个头、口裂、鱼须等外形方面更符合早期大头鱼的种子,并把它们单独培育。以此类推,逐年选择、培育,实现大头鲤基因的提纯。实验检测也证实了,这些放流的大头鲤纯度在逐年提高。

  类似星云湖大头鲤的案例并不少,像黄河鲤、新疆大头鱼都大幅度减少,它们衰退的原因也出奇的一致:要么是水体污染、栖息水域发生剧烈变化;要么是侵入了大量外来物种,原有的食物链、生态结构瞬时打破,而原有土著逐渐成为了弱势种群,直至最后消失。所以任何水域,尽量恢复原有的水体环境是保持物种多样性、纯正性的基础,而对外来物种,需格外注意,免得“引狼入室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“大眼睛”苏明娟的人生逆袭

下一篇:《燃烧吧少年!》战队陷“危机” 舒淇险气哭